RainyRiddle

Death is my terminal

他们和故事以及未来

爸爸背着爸爸给孩子塞钱的后果(并不是)

一切属于雨果

OOC肯定是我的锅了

灵感来自于最近看到的一条西区大悲repo


六月末的巴黎热起来了
缪尚也跟着热起来,一方面是因为巴黎本身的热度,另一方面可能因为那只有两扇窗的后厅挤满了准备燃烧的青年。
安灼拉的住处离缪尚不远,走路过去只要半个小时,但他总提前一个小时出发,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排练他的演讲。这位金发的领袖是ABC里公认的天生的演说家。即使是即兴发言,也可以思路清晰,逻辑严谨,几乎滴水不漏。但他还是愿意提前到场,确保万无一失。
安灼拉在离缪尚两个街口的位置遇见了酒鬼,他还穿着那件浸满酒渍的绿色衬衫,脖子围着方巾,两边袖子都粘上了红色的颜料。或许是心理作用,两人隔着小半个路口,安灼拉已经闻到酒鬼身上的苦艾酒的味了。Gavroche正缠着他,两人好像就什么在
讨价还价。最后巴黎野孩子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,酒鬼从裤兜里掏出了几个苏,交到Gavroche手上。高的那个,揉了揉矮的头发,弯下腰跟矮的那个说了几句话,后者转眼跑得没影了。
安灼拉原本想绕开酒鬼的,只是Gavroche一跑开,酒鬼回头就撞上了阿波罗的目光。这让人始料不及的对视,使得双方都有些不知所措。最后安灼拉先开的口:“你也要去缪尚吧?一起走吧。”这时金发的顶好看的那个人青年已经超过了那个黑色卷发的酒鬼。
酒鬼也没回话,只是点点头快步跟了上去。
依然是金发那个先开口:“Gavroche找你要钱干什么?”
“他要去看戏,说还差五个苏,缠着要我先借给他,救救急。改天还。”
“原来Gavroche还喜欢看戏”
“如果你不把那么多时间放在革命和人民身上,或许也能像Gavroche一样享受一下戏剧的魅力。”
“或许我们再努力一下,就可以让更多像Gavroche人不用借钱就可以享受戏剧的魅力了。”
“但如果借钱的人乐意去借钱让他人享受戏剧的快乐呢”
“R 我不是针对你”
他们好像又陷入了其中一方开始愤怒,准备争吵的循环。
安灼拉原本以为他又要准备胡诌一通。
“你有想过或许有一天ABC会留名后世,你们的故事写成文字,编成戏剧,广为传颂?”
“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况且ABC的目标也不是名垂千古。“
“如果革命成功了,你们当然会百世流芳,受人敬仰。亦或者以失败者、殉道者的身份写入历史。即便是罗伯斯庇尔,说不定有一天在台上就成了光芒四射英雄。而Apollo你,我实在想不出有谁适合扮演你,一座燃烧着的云石塑像。冷酷而又灼人,谁又能胜任?”
"那不只是我们的故事,据我所知,你也是ABC的一员。换句话说,那也是你的故事。如果你的话成真了,那么你也会被写成角色搬上舞台。"
“谁会在意一个酒鬼的灵魂,谁会愿意写我的故事,毫无波澜、微不足道。又或者,我会是一个惹人厌的角色,一个恶人。煽风点火,消极对待一切,背叛革命和法兰西,屈服于黑暗与虚无。又有谁愿意演一个怀疑主义者,一个酒鬼呢?”
“你为什么要把自己说得如此不堪,我知道你心中还有火,你依然渴望光。我能从你的眼神看出来,而不是你这些毫无意义的醉话。你会出现在我们的故事里,总有人会理解你,不是以一个酒鬼而是以一个革命者的身份”
“也只有你会认为戏剧也是通往革命与自由的一条道路。但别忘了,那些坐在剧院里的人,他们花上几个苏,在天鹅绒的坐垫上靠上一晚,不是为了燃烧他们的灵魂,反抗专制与暴政,他们不过是图个乐而已。就算在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后的巴黎,甚至伦敦、柏林,其他城市每天都重复上演着ABC的故事,又与我们何干?我们早就烂在泥里了。后人拙劣的模仿革命,台下的掌声跟欢呼甚至尖叫又会有多真实?你们为之奋斗和牺牲的东西又会被曲解跟异化成何物。你们一生的故事成了两三小时就收场的闹剧。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吗?”
“'戏剧是有觉悟人们的初等学校,也是国民教育有益的补充。[i]'三色旗曾悬挂在剧院舞台中央,佩戴在演员的胸前,也将一直如此。法兰西的舞台上每天都上演着压迫与反抗。又或者,在那些你所谓闹剧上演的时代,已经没有压迫,人们只能从舞台上戏剧里去追忆那些黑暗的岁月。”
“戏剧唯一的好处,就是没有人会真正的死去”
安灼拉原本想反驳更多,而不是让格朗泰尔用这句没头没尾的话结束他们之间的争辩。但他们已经来到缪尚门前了,安灼拉没有多余的花精力设想过于遥远的未来。他有更要紧的事要处理,他已经能听见鼓点近了,不管是革命的还是其他的。

 

PS我觉得挺甜的

  1. 故事发生在1832年6月的前一年(你直接说1831年不就得了么)
  2. 就算大E再怎么不待见大R,他依然会觉得大R是ABC的一份子,所以我倾向于大E在文里用我们(绝对不是为我的OOC辩解)
  3. 我觉得如果他们真的存在,知道每天伦敦皇后剧院里都上演着他们的故事,一定会百感交集吧。我真的很爱R,所以这篇有点奇怪的文章算是我给他的表白?(你就不怕会被打)
  4. 我到底什么时候才攒够钱去西区看戏啊!!!!!!!!!

 


[i] 这句话来自可爱的罗伯斯庇尔议会上的讲话


评论(4)

热度(20)